延吉在线!为您优选文章,天天快乐阅读!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哇!繁體版
首页 > 林怀民退休前告别之作携手陶冶

林怀民退休前告别之作携手陶冶 作者 / 素凯晴

  《交换作》亮相国家大剧院舞蹈节,云门舞集与陶身体剧场舞者交换编舞,不同身体表演体系碰撞

  林怀民退休前告别之作携手陶冶

  11月14日至17日,云门舞集和陶身体剧场《交换作》即将亮相2019国家大剧院舞蹈节。《交换作》是编舞家林怀民携手陶冶、郑宗龙,为云门舞集和陶身体剧场的舞者做的交换编舞:《12》由陶冶为云门舞者编作、《乘法》为郑宗龙为陶身体舞者编作,而林怀民为云门资深舞者编作了《秋水》。《交换作》也是即将于年底退休告别舞台的华人编舞家林怀民,为他所创办的云门舞集策划的最后一部作品。

《交换作》中林怀民的作品《秋水》。李佳晔 摄

  2014年,林怀民曾邀请陶身体剧场到台北参加新舞台“新舞风”舞蹈节,演出了数位系列的《2》《4》《5》《6》。在那次交流中,陶冶也进一步地认识了云门舞集和郑宗龙。2017年,陶身体剧场第一次应邀到云门剧场演出。在演出间隙与郑宗龙聊天时,陶冶随口问他:“你要不要来我们团里编一个舞?”没想到郑宗龙想都不想就回说好,前提是陶冶也得帮云门编一个舞。两个人在天马行空的闲聊中的约定被林怀民得知,问他们当不当真,在得到确认答复后,林怀民将这项交换编舞家的合作计划加入了他自己的一个短舞《秋水》,于是成为他退休前为云门策划的最后一个节目。

  郑宗龙×陶身体 《乘法》

  郑宗龙将于2020年起接任云门舞集艺术总监,2018年,他带着给彼此交换编舞的心情来到北京与陶身体舞者进行合作沟通,隔周,陶冶来到了淡水挑选云门舞者。郑宗龙曾表示,“从陶冶问我你要不要来给陶身体编一个舞的那个瞬间,我的脑袋就冲出许多陶身体剧场的作品及舞者身体的交叠画面,这些画面成为这支舞的概念。我思考有没有可能在陶身体已有的身体架构下融入我对身体的理解跟方法。我所思考的交换,不只是个单纯的加法,甚至可以是乘法。‘乘’在中文里也有加叠、交错、交流的意思,非常符合这次两团交换编舞家的初衷。”

  陶冶×云门 《12》

  陶身体剧场以舞者数目为舞题的“数位系列”备受国际舞评家赞誉,陶冶也由此成为当代最受瞩目的编舞家之一。《交换作》中,陶冶为云门舞者编作《12》,依然沿袭数位系列:“12”是云门舞者人数,灵感来自瑞典山头所见的快速流动的彩云。以变化多端的动作挑战云门舞者,呼唤记忆中的流云,也将这孕育了13年的创作献给两个舞团的第一次合作。陶冶在表达对《12》的构思时表示:“一直以来,我对自己的创作方向都十分笃定。《12》还提供了很好的契机,可以实现一个我曾经有过的想法与经验。我跟宗龙对于编舞的审美与事物想象力很有共通感,但我们一个收,一个放。在收与放中,我们都对创作构建有着严谨追求,并紧扣着艺术观念的内在关联。”

  林怀民 《秋水》

  2017年底,林怀民以公开信的方式宣布将于2019年底退休,早在今年4月,林怀民带着《白水》《微尘》来到国家大剧院演出,当记者问及“退休”的问题,林怀民避而不答之余却预告了半年后的新作,这一次他和郑宗龙、陶冶真的带着《交换作》归来。

  林怀民的第89个作品《秋水》是足够宁静的美,《秋水》包括周章佞、黄珮华、黄媺雅、杨怡君、苏依屏五位舞者,这也是他们与林怀民合作的最后作品。相较两位中生代编舞家云彩奔流的炫目舞姿,林怀民的《秋水》更像是勾连另外两部作品的一个纽带。京都秋日的溪流给了他瞬时的灵感,他认为:“看到秋天的水安静地流着,上面浮着红色的叶子,我就想我要来编这支舞,叫做《秋水》。由五位云门最资深的舞者来跳,跳完这一支舞,他们的一些人,就要永远离开云门的舞台了。”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臻

【编辑:黄钰涵】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